学校首页
中心首页
中心简介
新闻动态
文明起源
地域文化
曲园杂坛
历史名人
科研团队
下载管理
 
  曲园杂坛  
 
马街书会
 
 
赵庄魔术
 
 
曲剧起源
 
 
您现在的位置: 中心首页 > 曲园杂坛 > 赵庄魔术 > 正文
  赵庄魔术
赵庄魔术文化的特点

2010/11/8 08:48:13  来自:《伏牛山文化圈全国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作者:刘斐  阅读


   

赵庄魔术,源远流长,历史悠久。春秋战国时期,就有魔王用幻术、魔法护民的传说。唐宪宗时期,赵庄乡有木偶魔术团50多个,明清时期,周营村一带就有“老幼竞技,名扬中州”的说法,此时魔术成为部分穷苦人养家糊口的谋生手段。赵庄人经过数代人的艰苦探索、不断创新,清同治年间,已经掌握了用化学原理变幻魔术。20世纪90年代以后,赵庄人充分利用文化资源,转换机制,面向市场,做大做强。无论是魔术节目质量,还是演员素质都得到极大的提高,演出规模、档次、品味得到较大提升,演出效益更是空前,逐步形成巨大产业,实现了由文化优势向经济优势的全面转化。为适应广大观众的欣赏口味,赵庄魔术团体逐渐发展为以魔术为主,歌舞为翼,杂技、小品、武术为辅的多元化演出团体。

“赵庄魔术”是河南民间文化发展的一个缩影,它根植于民间古老而优秀的传统艺术之中,经过数代人的不断改革创新,广纳博采众家之长,逐步形成了富有浓厚地方特色的民间艺术,具有原生态、大众化、市场化、艺术性等特点。

 

一、原生态——赵庄魔术文化的草根性

 

   原生态这个词是从自然科学上借鉴而来的。生态是生物和环境之间相互影响的一种生存发展状态,原生态是一切在自然状况下生存下来的东西。民间艺术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它在最底层,同时又是中国文化的重要代表。它最普及,而又是最深刻、最富于哲理,最难以说透的艺术。它最通俗、浅显,但研究高深哲理的学者却从来不敢轻视它。[1]民族文化的艺术价值还体现在它的原创性上,无论是工艺、宗教、生活用品,还是民俗节庆活动,他们的产品和仪式都是自创自演的,没有剽窃和抄袭的担忧。他们将自己生活中的细节和感悟,通过流动或凝固的文化产品表现出来,他们的文化创造来源于生活,贴近于生活,又高于生活。[2]

赵庄魔术源于求生图存,兴于改革开放。它起源于唐宋,繁衍于明清,盛行于当今。传说在很早以前,这里就因“山清水秀,老幼竞技”而闻名。明万历年间,周营村出现了木偶戏(即悬丝傀儡),清顺治年间又出现了民间气功表演。当时因兵匪灾患,迫使当地人流离他乡卖艺谋生,在街头巷尾、车站、码头表演一些惨不忍睹的酷刑术,如“口吞活蛇”、“口吞宝剑”、“刀杀活人”、“断肢再接”等把戏。建国以后,赵庄魔术逐渐复苏,并快速发展。改革开放以来,赵庄人抓住机遇,多层面发展,使民间魔术有了一个全新的生存和发展空间。虽然如此,赵庄魔术从内容到形式,还是保存了原生态的存在形式。源于民间,存在于民间,活跃于农民之中。卡尔.科隆曾经说过,民俗事项可以以口头的形式从“一个农场传到另一个农场,从一个村庄传到另一个村庄,从一个社区传到另一个社区”,就像一个彼此互相链接的链条一样,从一个连环传到另一个连环。一种类型的民俗事项因此可以传播到很远的地方,而人们却不必远行,只是按照他们日常的活动范围就可以了。[3]赵庄魔术团的艺人们,把市场立足大众,他们身为农民,最熟悉农民的生活,也最为农民所接受。他们是土生土长的民间艺术的创造者,也是摸爬滚打在农村文化市场第一线的实践者。他们演出的节目从形式到内容,都是贴近生活、贴近时代,这也是赵庄魔术文化具有不竭的生命力的根本所在。

 

二、大众化——赵庄魔术文化的群众性

 

孟子在《孟子·梁惠王下》中问道:“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与少乐乐,与众乐乐,孰乐?”,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众乐乐”,也就是“普天同乐”,才是真正的快乐。由此引申开来,可以看到,民间文化的魅力其实就在于“众乐乐”。 [4]

赵庄魔术无论从内容到形式,都是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三贴近在这里的突出表现即大众化。新型的、大众的文化形式已融入到家家户户的生活当中。他们创造了新型的招待方式,平时客人来了,用魔术节目招待客人,来个“空手抓烟”、“手帕变糖块”、“变瓜子”,中午吃饭时,眼看桌上空无一物,他们用布单把桌子一蒙,再揭开,转眼间,变来了一桌热气腾腾的宴席。敬酒时,酒壶空了,他们使个动作“宝丰美酒”就来了。在这里闹洞房也别具特色,客人空手变成的鲜花献给新郎、新娘,新郎、新娘掏出手帕向空中一指,就变出满手帕香烟、糖块分给大家享用,使你觉得如入仙境,叫你看了如痴如迷。在此,人们摆脱了束缚,取消了禁锢,在亲昵而快乐的交往中心灵得到解脱。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能够深刻地感觉到自己生活的自由和快乐。正如巴赫金所说:在民间节日中生活本身在表演,而表演又暂时变成了生活本身。因为在我们的民间文化之中,是既没有演员,也没有观众,人们不是在一边看热闹,而是亲自参与其中,生活其中,并且是所有的人都生活其中。这样一种消弭心理距离和个体差距的对话交流和凝聚融合,使得民间文化活动具有了某种普世的性质,即本着对话的精神和快乐的哲学,它使人的本质的潜在的方面,得以通过具体感性的形式揭示并表现出来,人与人在“第二世界”更加真诚、真实,更加亲密无间的交往,而这正是人民在民间文化中所要寻找和表达的生活理想。它深刻地体现出了一种民众的世界感受,也张扬了一种对话的精神,在此,人民的生活、文化、希望有机融合在一起,既是对人的价值的尊重,也体现出了一种人际间的和谐。[5]

 

三、市场化——赵庄魔术文化的时代性

 

    任何产业都包含产品的生产、流通和消费三个基本的环节,而所谓市场,就是流通和消费两个环节中各要素的总和。从这个意义上讲,文化市场是文化产业的一个组成部分。[6]在市场经济时代,市场有着文化的因素或成分。这些因素或成分适应了市场经济的发展,意味着经济和文化的融合,既能推动经济发展又能够丰富文化生活。市场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地依靠文化力的注入,市场经济越发达,文化成分才在其中也就越发达。[7]  

赵庄魔术文化的市场化主要体现在以需定产上,无论是内容和形式,都是按照市场的需要来组织。据调查,赵庄的民间表演团体主打节目是魔术、杂技和武术、气功,大致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集魔术、小品、杂技、歌舞为一体的综艺团体;一类是以武术、气功为主的表演团体。其中大型团体可达百人,最小的也有十几人。他们的流动性极强,90%的演出地点是在全国各地县城以下的乡镇、村组以及集镇的庙会、物交会演出,演出场次不固定,中间也不清场,观众想看几遍就看几遍。管理基本上是家族式的股份制,机制非常灵活,有人看就演,卖不出去票就换地方,票价很低,一般是5元、10元,比较大的团体能卖到20元、30元。节目安排也很灵活,且丰富多彩。依据市场的需求,从歌舞到魔术,从小品到杂耍,形式多样,内容丰富。在演出安排上,依受欢迎程度而定,观众喜欢就多演,不受欢迎的节目马上换掉,一切以观众需求、市场的需要来定。

 

四、艺术性——赵庄魔术文化的积淀性

 

艺术性是艺术产品特有的特征。艺术产品的艺术性主要针对艺术产品的审美层面来说,即美的构建。按照美的规律构建对象世界是艺术创作的基础,也是对创作主体的根本要求,按照美的规律去感受和体验自然、社会和人生,通过塑造审美意象表达主体的思想、感情、表现美好追求,生动而形象地反映、表现和再现社会生活。在创作主体的审美实践过程当中,也创造了相关的审美认识需求、审美情感抒发和审美理想寄托需求,为其与第三者的审美沟通提供了前提,实现美的构建。美的构建也是作为艺术创作最基本的要求,艺术创作成功的因素使其作品得到外界的认可,能满足外界部分人群的精神文化审美需求,享受审美过程,在这一阶段中,没有美的因素的介入是实现不了的。实现美的构建是艺术创作者的社会责任,它迎合社会文化发展的战略需要,创作出更多的思想性、艺术性、欣赏性俱佳的优秀作品,最大限度占领市场,赢得群众,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内在统一。正因为上述种种因素的存在以及艺术创作主体的动机所趋,导致艺术产品审美价值的实现,产品艺术性的体现。[8]  

魔术通常归入杂技之中,但与一般杂技的技术技巧相比,魔术应该具有着更多智慧的投入和呈现。虽然魔术也特别需要手法上的机敏、灵巧,但在表演各种事物迅速增、减、隐、现的瞬间奇幻变化当中,更加闪现出智慧的光芒。[9]赵庄的魔术始终和戏剧、舞蹈、音乐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特别讲究音响的配合,道具的运用。魔术师利用观众的常规心理过程,而完成反常规、反逻辑构思的艺术创造。“魔幻”和“神秘”是魔术表演最基本的特性。如《古彩戏法》,古称“幻术”,汉唐即兴盛。演员通常只穿一件长袍,手拿一条薄单,平凡普通,却要从这一长袍中变出许多千奇百怪的物品,从18件大小酒席的菜肴到飞鸟活鱼,演员一个筋斗要变出熊熊燃烧的一个大火盆,再一个筋斗又取出一个有鱼有水的大鱼缸。几近神异,举世称绝。魔术正是在现实世界之外给人们构建了一个奇幻的、神秘的世界。魔术师往往通过一个个能够给观众以真实可信感觉的演出道具,来调动观众对物体运动规律的经验联想,使观众无意识的与原有事物的印象和常识相对照,按照经验中事物的发展变化规律产生审美预期,而魔术师又迅速利用巧妙的构思和高超的技巧来打破预期,扰乱了事物原有的特性,出现了与事物发展规律相悖的“悖反”现象,创造出人意料的结局,使其产生魔幻般的效果。从变幻莫测的魔术,反映了人类高超智慧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因为从无到有、创造出丰富的物质和精神财富,正是几千年来人民共同的美好理想。

魔术所追求的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感到惊奇,使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在特定的环境或条件下变为可能。魔术“百变无一真”,魔术师也不是超人,其手法和技艺也不是超规律。事实上,魔术师正是遵从事物发展的规律,在误导法、障眼法等表演手段掩护下,以彼规律代替此规律、反果为因的神奇表演。有的魔术师就开诚布公的告诉观众:“表演是欺骗人们的眼睛的,原因是手的动作快过人的眼睛。”[10]魔术师变出来的东西绝不是无中生有的,是魔术师身上已存在的,有行家指出,魔术师身上不带变不出来,关键是魔术师身上带的东西观众看不出来。如中国传统戏法《仙童戏绳》,是在一根垂直的绳子中央穿着一个木制的小娃娃,魔术师在不直接接触娃娃的前提下,可以“命令”木娃娃一步步往下走,说停就停,说走就走。其科学原理就是初中教科书中所涉及的“重力和摩擦力”。 [11]世界著名的魔术师大卫·科波菲尔就说过:“所有魔术都是艺术,一种表演艺术,是一种艺术的欺骗。我希望观众在这艺术的欺骗中得到一种享受,这才是魔术起到的最大作用。”               

赵庄魔术文化作为一种农村文化给农村的社会经济发展带来深刻的影响,引起了社会和理论界的广泛关注,如今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以人为本落实科学发展观的情况下,它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不可低估。文章从原生态、大众化、市场化、艺术性四个方面分析了赵庄魔术文化特点,为今后赵庄魔术文化的保护和开发提供了理论基础,从而进一步弘扬传统文化并促进民族地区和传统社区的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