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中心首页
中心简介
新闻动态
文明起源
地域文化
曲园杂坛
历史名人
科研团队
下载管理
 
  曲园杂坛  
 
马街书会
 
 
赵庄魔术
 
 
曲剧起源
 
 
您现在的位置: 中心首页 > 曲园杂坛 > 赵庄魔术 > 正文
  赵庄魔术
赵庄魔术及其带动的农村文化经济发展模式探析

2010/11/8 09:17:38  来自:《伏牛山文化圈全国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作者:武少辉  阅读


宝丰地处伏牛山脉的东北部,民风淳朴崇文尚艺,民间文化艺术底蕴深厚。该县在历史上一直以农业生产为主,曾由于地域偏远、自然资源匮乏,经济发展较为缓慢。但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国家对民间艺术的提倡及对三农问题的关注,宝丰农民开始通过政府的引导和扶持,充分挖掘说书、魔术、杂技等民间艺术的潜力。尤以赵庄乡、杨庄镇辖区的农民为代表,他们自发组成演艺团体走南闯北经营民间艺术,逐步推动演艺业走向合法化、规范化、产业化,以此拉动宝丰农村文化、经济的快速发展,这就是被中宣部、文化部命名的“宝丰现象”。

以凸显“农民创造文化、文化造福农民”精神的“宝丰现象”,具体包含两大中心:一是以马街书会为中心的曲艺文化,为宝丰赢得了“曲艺之乡”的美名;一是以赵庄魔术为中心的魔术板块,使宝丰成为闻名遐迩的“魔术之乡”。在这两大文化板块中,产业化发展规模较大、区域辐射面最广的则是以赵庄魔术为中心形成的兼及武术、歌舞、杂技等在内的魔术文化。鉴于此,为便于探讨和研究,本文在此主要以赵庄魔术及其带动的农村文化经济发展模式为例,深入探索民间艺术的传承发展及其对农村文化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

 

一、赵庄魔术的传承发展及其在新时期的品牌效应

 

赵庄位于宝丰西北,汝河南岸,宝丰、汝州、郏县三地交界处,有22个行政村,3.5万人,总面积44.63平方公里,因魔术文化闻名遐迩。据遗留文物考查和有关专家论证,赵庄魔术起源于唐宋,繁衍于明清,古有“汝水作带(指北汝河),虎狼为壁(西虎狼爬岭),山清水秀,老幼竞艺”之传言。建国后,植根于民间丰腴文化土壤的赵庄魔术,经过历代艺人的大胆创新和发展,逐步形成了粗犷、幽默、滑稽、神奇的特色。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赵庄魔术在政府和民间艺人的共同努力下,不断加强魔术文化交流和理论研讨,逐步从传统的民间小技发展成富有特色的区域文化品牌。

(一)多元的培养方式为赵庄魔术的发展提供人才支撑

建国以前,魔术表演属于“下九流、不入祖坟”的江湖小艺,民间艺人从事魔术演艺多迫于生计,愿意学习的人很少。所以,赵庄魔术早期的传承和培养,如中国许多传统技艺一样,主要是依靠保守的子承父业和以师带徒的分散培训方式,就不可能为民间艺术的发展提供充足的人才支撑。但建国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在政府的引导和提倡下,民间艺人在地位提高的情况下,开始逐步解放思想、突破门派和宗族之羁绊,在大规模组团出外演出的形势下,积极采用新的传承和培养方式,以为赵庄魔术的发展提供雄厚的人才支撑。

现在,除了传统的子承父业、以师带徒的培养方式之外,赵庄魔术表演团体还创出以团代培和集中培训的方式。所谓以团代培的方式,实际上就是对以师带徒的继承和发展,就是在一个魔术团内,魔术师让团内的学艺人员边学边演或利用闲暇时间对团内的人员进行培训。这种方式在培养人员的范围上有了较大的突破,但,仍然局限在一定的区域之内,不能实现魔术技艺对外的交流学习和传承发展。于是,就又出现了集中培训的方式,秉承互通有无、融会贯通的方针,本地域的艺人为提高自己本地域的表演水平和演员素质,可以邀请国内外该领域的专家和名家来本地域讲学培训,提高本地域魔术表演技艺和人员素质的同时也可以实现本地优势技艺的“出口”。

据不完全统计,至2005年底,赵庄魔术演出队伍的人员总量已达1.1万人,其中男演员占40.7%、女演员占59.3%,其文化程度基本上消灭了文盲和半文盲。另外,至2008年,赵庄魔术的组团发展模式已带动宝丰县从艺人员达5.5万人,而且,且从艺人员总量及人员素质的明显提高。事实证明,多元的培养方式秉承了对外交流的原则,不但扩充了魔术表演队伍,提升了从艺人员的素质和技艺,而且也为赵庄魔术带来诸如专业性的音乐、歌舞、小品等新鲜的因素,有效地推动赵庄魔术表演的不断创新。

(二)魔术表演从单挑到组团表演的发展衍变

建国后,随着政府对民间艺术的关注度提升,为适应市场的需求及观众的实际要求,赵庄魔术的演出方式逐渐从单一的、小范围的单挑表演发展到大规模的、周游全国式的组团表演,历经撂明地、扎圈子、大棚演出、剧场演出等阶段的衍变。所谓撂明地,又称单挑,是指一个人利用巾、帕、绳、球等简单的魔术道具,在闹市口、车站或码头等人流量大的地方铺一块一尺见方的布单子表演魔术节目招来观众,表演者多通过观众施舍或卖针、卖药等方式赚钱养家。撂明地的演出方式,可以说是赵庄魔术表演的最原始形式,艺人多迫于生计,把魔术作为买卖的广告或招来顾客的手段。这种一个人走南闯北的游兵散勇式演出形式,经营模式单一、规模较小、表演节目简单,建国后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逐渐衰落,并于1978年在本地区绝迹。

所谓扎圈子是指艺人用桩柱固定网绳,外加布料围成个露天的圆圈儿,多以圈外的人看不见为宜,观众凭票入圈内观看。与撂明地相比,扎圈子开始把魔术表演作为经营的主要手段,节目丰富,演职人员增多,经营规模有所扩大,经济效益较好,可以说是团体表演的雏形。该表演形式往往由20人左右的表演者组成,有一定规模,但演出条件有限,多局限于农村庙会、集市时表演,收入有限。1989年以后,随着科技水平的提高、观众需求量的加大以、从艺人员的增多以及经营者经济状况的改善,曾从事扎圈子的魔术表演团体开始扩大规模、丰富节目内容,并根据需要极力向大棚演出、剧场演出转型。

大棚演出是演出团体尝试更大规模发展的最初形式,即在扎圈子的基础上,在圈子中间立一根长10米左右的钢管用于加棚盖,组建成一个蒙古包式的表演场所,内设舞台、化妆更衣室、观众席,观众凭票入内观看。与扎圈子相比较,大棚既能遮风挡雨,又可以凸显灯光效果及独具特色的舞台设计效果,不但改善了表演者的演出环境,也改善和优化了观看者的观赏环境。大棚演出虽然比扎圈子的演出形式改善了不少,但仍然不能达到魔术表演、歌舞表演的更高要求。而且大棚演出和扎圈子演出一样需要找一片空地,这在农村市场好办,而在大城市要想找到一片有观众的空地就难了,因此,对于大多数欲向大城市进军的表演团体来说就面临必须转型的局面。

随后,一些经济效益好且表演人员充足的表演团体,开始考虑向城市迈进走高档路线,纷纷把目光转向各城镇的剧院、歌舞厅等场所,遂产生了剧场演出。剧场演出的发展演变,使得赵庄魔术表演团逐渐形成了以魔术为主、歌舞为翼、武术为辅兼及曲艺的多元化演出格局,大大拓展了赵庄魔术在全国的市场。实际上,无论是大棚演出的出现,还是剧场演出的诞生,各演艺团体的规模都急剧扩张,直接反映出赵庄魔术团体化、规模化发展的态势。据统计,至2007年底,赵庄魔术带动宝丰县发展民间演艺团体1400多家,占全国民间演艺团体总数的一半,带动从业人员5万多人,年经济收入4亿多元,使近10万农民甩掉了穷困的帽子,逐渐成为赵庄乃至宝丰的支柱性产业。

(三)加强魔术技艺交流树立区域文化品牌

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有些传统的民间艺术之所以走向衰亡和没落,其关键就是遭到人们的漠视。我们知道,中国传统的民间艺术得以传承的原始形式就是父子传和师徒传,这样的传承方式很容易受到来自家族、门派、区域等方面的局限,致使传统民间艺术的发展路子越走越窄,最后走向衰亡。所以,为焕发传统民间艺术在新时期的生机,我们应该积极投入人力、物力、财力搞好技艺交流、文化研讨等活动,以探讨研究传统艺术的继承发展和新时期的转型

实际上,赵庄魔术的产业化发展历程,一方面离不开民间艺人在致富路上对民间艺术自发的探索和研究,另一方面更离不开政府的引导和扶持。早在19906月开始,赵庄乡就成立了民间艺术理论研讨组,围绕赵庄魔术的技艺与演出形式等进行调研和探讨,并商定每年农历四月初八和春节前夕各召开一次,以相互交流探讨研究成果。同年12月,宝丰县魔术研讨会在赵庄成立,其宗旨就是“引进、创新、改革、发展”,每年召开一次例会以研讨赵庄魔术的发展。

前些年,虽然赵庄魔术演艺团体有所发展,但由于研究力度不够,缺乏认真组织,疏于管理、引导,赵庄演出团体曾一度被各地视为洪水猛兽,遭遇过围追堵截,发展境遇十分艰难。一时间,诸如如何保护民族民间文化,如何加强管理、正确引导和大力扶持民间艺术的发展等,成为本地政府及文化部门迫切需要解决的一项重要任务。2003年以来,在河南省委、省政府的直接过问下,省文化厅结合全省文化调研年活动,与宝丰县委、县政府一起,组织人员对包括赵庄魔术在内的宝丰民间演艺团体活动情况进行调研,并提出了诸如加大培训力度、开展论坛研讨、举办文化汇演等活动予以引导和扶持,积极引导民间艺术健康发展。

特别是在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同志的“应研究宝丰现象,总结宝丰经验,扶持宝丰文化”重要批示的引导下,平顶山、宝丰及赵庄乡政府对赵庄魔术的发展高度重视,积极围绕赵庄魔术开展魔术汇演、魔术交流及魔术节等活动,以传播发展赵庄魔术文化品牌。截至目前,各级政府先后围绕依法管理、节目创新、人才培养、演出市场建设等主题举办论坛、研讨会20余次,举办全国性的魔术节四届、本地区魔术汇演30余次。

这些活动的举办及研究成果的运用,一方面有效地解决了赵庄魔术发展中存在的诸如节目内容存在刻意模仿多而创新少、抢占市场的胆子不够大、走向全国乃至世界的勇气和自信心不足等问题,使得赵庄魔术节目内容不断更新;另一方面,在国内外专家学者的指导下,赵庄魔术从艺人员开始突破自己的小圈圈放眼国内外,立足于大魔术的长远发展,极力发展气功魔术、魔术小品及利用化学、光学、力学、心理学等原理创新的高科技魔术等,使赵庄魔术节目增至近500个,其中域内艺人自创节目100多个,逐渐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赵庄魔术文化品牌。

 

二、赵庄魔术文化的拓展及其文化产业圈的建构

 

赵庄魔术历经唐宋、元明清及民国等时期,但始终是作为一种养家糊口、填饱肚子的手段,直至建国初期仍然是处于不景气的局面。但自1978年后,赵庄魔术在政府的科学管理和倡导下逐渐强大,乡域内的魔术团体不断增多,从艺人员总数剧增,经济效益逐年好转,社会影响力不断扩大,自1998年后遂成为赵庄乡的支柱产业。应该说赵庄魔术发展到今天,实际上已经超脱出魔术本身的狭小空间,而是形成为一种集魔术、歌舞、武术、小品、杂技等于一体的赵庄魔术文化形态。而且,赵庄魔术文化的发展顺应了市场经济的发展规律,很好地将文化艺术的传承发展与市场经济的发展接上了轨,从而有效地依托魔术的文化品牌建构起了一个完整的文化产业圈。

(一)赵庄魔术文化的界定及其经济效益

改革开放以来,人们越来越关注民间文化艺术在新时期所处的境地,不断地探讨它们在市场经济下的继承、发展和转型问题。而且随着城乡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也逐渐开始关注区域经济发展与区域文化发展的关系,当然两者之间互惠互利的既存关系也是很快就被人们认可了。所以,当大城市的人们用理论开始解释这些关系的时候,赵庄地区的农民却用自己的行动无意识地证实了这一切。

实际上,形成“宝丰现象”魔术板块的主力因素,与其说是赵庄魔术,倒不如说是围绕赵庄魔术发展起来的包括武术、曲艺、歌舞、杂技等本地区所有可利用的民间文化艺术,即围绕赵庄魔术发展起来的一个民间文化圈。赵庄经济的发展及文化产业的发展,依靠的是基于赵庄魔术文化形成的品牌,即围绕赵庄魔术兴盛起来的演艺文化产业。赵庄魔术文化对外的品牌效应,使赵庄乡域内的农民认识到祖传技艺魔术的文化和经济价值,他们认识到利用自己手中的民间艺术,不但能实现脱贫致富的梦,而且还可以把民间艺术发扬光大。

另外,赵庄魔术文化品牌的自然形成,提升了该乡域内农民的文化认知能力,并触发了他们发展文化经济的意识,开始从文化经济的角度重新审视其他诸如武术、歌舞、杂技、曲艺等民间艺术资源的经济、文化价值,从而更为完整地建构起广义的赵庄魔术文化品牌。而且,在国家对民间艺术和文化积极倡导和支持的形势下,他们认识到民间艺术的生存和发展必须适应经济的发展,而且他们完全可以依靠区域文化的品牌效应发展本地区的区域经济,提升本地区对外的影响力和竞争力。

(二)赵庄魔术文化市场的开拓与文化产业圈的建构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以赵庄魔术文化为基础的演艺团体,为开拓更为广阔的市场,也在不断地探索开拓市场的方式和渠道。赵庄魔术表演团体最初都是大综合式,表演节目涵盖魔术、武术、歌舞、杂技、小品、说书等内容,虽然能够符合观众的多方面的观赏需求,但是,存在着内容杂、精品不多、市场定位狭小等问题。而且,赵庄魔术演艺团体发展早期多采用基于扎圈子发展起来的大棚演出,该演出方式必须找到一片既有观众、又便宜的空闲地搭建大棚,这在城市运营起来有一定的难度,致使该演出方式向城市市场进军有难度,只能局限于农村发展。

因此,经营魔术演艺行业的团长们在几乎挖遍了农村市场的情况下,开始尝试舍弃自建演出场所的方式,采用借鸡下蛋的方式进军城市,即在城市租用剧场、舞厅等场所进行演出。但接下来的问题是,以前在农村表演的节目很难在城市里招来观众,所以,各演艺团为抢占更为优势的城市市场,就必须随着观众品味的不断提高,提高演职人员的表演技能、室内舞台的设计效果,并进一步把自己的表演节目做精、做出特色。而要把节目做精做细,就不能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式的综合发展,于是众多大综合式的演艺团体开始为适应市场而分流,大致根据剧团的特色分为为魔术歌舞演艺团体和魔术武术表演团体两大类。

演艺团体分流后,各类团体的表演相对集中,其对表演所需的舞台效果、表演道具等都有了更高的要求。各演艺团体的团长为提高自己团体节目表演的质量和效果,以期收到良好的市场效果和经济效益,就会不时对自己的人员配置及硬件设备等进行必要的更新和优化。一时间,赵庄魔术文化演艺团体竞相走精品式的发展路线,一方面使赵庄魔术文化开始逐渐走出河南,声名波及国内外;另一方面则拉动了服务于魔术文化的各相关产业的发展壮大,遂形成了包括组团演艺、魔术道具经营、演出服装经营、灯光音响经营、魔术技艺培训、歌舞乐团培训等在内的一个完善的文化产业圈,并发展壮大成为赵庄乡的支柱型产业。

(三)赵庄魔术文化的辐射作用及其带动的其他创业方式

赵庄魔术文化的产业化发展很快地张显出了辐射作用,不但形成意识辐射拉动了本乡其他产业的发展,而且形成了区域辐射拉动了宝丰县其他乡镇的经济发展。赵庄魔术文化的发展对于当地农村经济的发展来说,尤为重要的是拓展农民的创业意识。大多数的从艺者在走南闯北的过程中增强了认识,了解了更多的致富方式和渠道,并尝试着用自己走南闯北积存下来的积蓄自主创业。

在赵庄魔术的带动下,该地区人们的自主创业蔚然成风。他们除了投资上面讲到的服务演艺业的产业之外,还多实事求是地根据自己的特长来投资,比如开办养猪场、养鸡场、面粉厂、商店超市等。而且,随着人们知识文化水平的提高,一部分从艺者开始选择走科技的转型路,比较典型的就是近年来开办火热的家庭式摄影业,家庭成员23人,购置面包车、电脑、打印机、照相机等设备,周游全国各地经营快照业务,月收入800010000元。

受赵庄魔术文化的影响,宝丰民间表演团体以赵庄乡为中心迅速向周边辐射,不但拉动了整个县的演艺业发展,而且使得整个县的自主创业蔚然成风。目前仅从演艺业来说,在赵庄魔术文化产业的影响下,宝丰县下辖的13个乡镇中有7个乡镇拥有民间表演团体1400多家,从业人员5.5万多人,年收入4亿多元;拥有50个团体以上的民间艺术专业村15个,每年演出42万场次,观众达5000万人次,基本上是“村村有剧团、家家有演员”,出现了一批魔术专业村、魔术专业户。宝丰县在赵庄魔术文化的区域辐射作用下,现已形成全国唯一略具规模的民间演出服装、道具、灯光音响服务市场,形成了“魔术为主、歌舞为翼、武术为辅、多元化演出”的独特民间艺术产业格局,并成为宝丰富民兴县的支柱产业之一。

 

三、赵庄魔术文化经济发展模式与农村在城乡一体化发展中的定位

 

实际上,赵庄魔术文化带动的不仅仅是一个地区的经济繁荣,更重要的是,它已然形成了一种富有特色的在农村发展文化经济的模式。就像专家说的那样, “宝丰现象”是在农村产业结构调整中用非物质生产的方式分流农村富余人口的创举,已成为农村小康社会和文化建设的主力军。当然,以赵庄魔术为中心形成的农村文化经济发展模式,并非是一朝一夕形成,而是经历了漫长的衍变过程,逐渐从传统的游兵散勇发展到今天的规模化、产业化的发展,我们应该认识到,赵庄魔术文化经济发展模式是对“农民创造文化,文化造福农民”的做好诠释,而且它是区域文化与区域经济发展的最佳契合。赵庄魔术引导该地区的农民走上了发展文化经济的路线,使农村走上了城市化的发展方向,这正好切合了十七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城乡一体化发展规划,对农村在新形势下的产业结构调整具有指导意义。

(一)农民市场意识的转变是农村发展的关键

赵庄魔术文化经济模式的形成过程中,赵庄魔术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即它把农民带出了祖祖辈辈生存的这个小天地,让他们有机会认识到城市文化经济的发展。很长一个时期,农村经济发展不起来的关键因素就是农民的市场意识跟不上,他们除了忙一年四季的收种农活之外,将大部分闲暇时间浪费在无所事事上,很少出外“走江湖,闯天下”。而赵庄魔术的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组团出外表演也的发展,充分利用农闲时间,将80%的农民拉出去从事演艺业。自此,赵庄乡及其周边的乡村农民,逐渐形成了“农忙时回来务农,农闲时出外演出”的规律,仅用几年的时间便几乎周游了全国各地,从城市到乡村无一漏网。

这些从艺人员通过外出演出,一方面赚足了钱包,另一方面则在周游的过程中开拓了自己的市场经营意识。多年的奔波让他们认识到“走江湖”毕竟不是长远之计,也不可能流传给自己的子孙后代,最终还是要找到一个机会或项目在本地自主创业。实际上,赵庄魔术表演团体的发展已经走向了萎缩或者是衰落,但是,这些曾经见过大世面的农民却再也不甘于仅仅依靠几亩地过日子的生活了,而是积极依靠自己的技艺和积蓄进行自主创业。所以,赵庄魔术触动的农民市场意识的转变,使得该地域农村的产业结构迅速呈现多元的发展态势,既有围绕魔术文化的产业繁荣,又有诸如养猪场、面粉厂、快照业务等自主经营项目的兴起。同时,我们也看到,随着农民经济的富裕,原先在城市才能看到的文化休闲场所,诸如文化广场、休闲娱乐文化中心、戏迷乐园等,现在农村也正悄然发展。

因此,在城乡一体化的发展中,我们对于农村的扶持必须秉承“救急不救贫”、“授渔勿授鱼”的原则,引导他们充分提高市场意识及发掘意识,走自主创业的致富方式。赵庄魔术文化带动下的农村文化经济发展模式,带给农民最大财富就是引导他们开拓了市场意识,他们能充分利用传统的民间艺术自主创业,也可以利用利用从城市学会的诸多崭新的致富方式。农民市场意识的拓展,对于农村的发展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也使农村文化、经济发展与城市接轨的关键。

(二)农村在城乡一体化规划中的优势是民间艺术

赵庄魔术起源于唐宋时期,最早是当地农民迫于生计,或在集市、乡里摆摊做生意叫卖时玩个绝技以招揽生意,或直接以杂耍、硬气功表演卖艺谋生。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及文化市场的繁荣,源自农村的民间艺术也在不断地探索着自身的发展空间和市场,民间艺术与农村文化经济的发展联系逐渐增多。农民为了提高自己的收入,一方面努力搞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式经济形式,另一方面也开始充分利用农闲时间大力挖掘自身的自然、文化、技术等潜在因素,积极拓展多元的收入方式和途径。

在经济发展体系中,城镇经济的发展产业结构健全,商业经济发达,而相比较来说,农村的经济发展模式相对比较单一,主要依靠农业,其他产业数量少、规模小。而在城乡一体化的建构中,相比较城市的科技和技术,农村经济的发展除了依靠农业的发展之外,还必须充分依靠民间艺术和文化等自有的物质或非物质的文化财富增加收入。赵庄乡经济的发展和繁荣,主要得益于赵庄魔术带动下的民间艺术的发扬光大,并随之带动了赵庄魔术文化产业的健全和发展。

赵庄魔术文化带动下的农村特色文化经济发展模式,一方面可以拯救农村区域内的民间艺术和文化,贯彻落实了“以文养农,以文富农”的农村发展文化经济的思路,而且也逐渐形成了农村与城市较为接近的经济与文化并进的发展格局;另一方面,可以有效地提高农民的文化素质和品位,我们知道城乡一体化的建设中,农村发展的最大问题不是经济而是文化的建构,如何在农民富裕的同时提高文化素质是个难题,而民间艺人自发地依靠祖传艺术发家的方式可以说是一箭双雕的举措,值得城乡一体化的发展中采用。

(三)民间艺术在城乡文化经济接轨中的互动作用

在农村经济的发展过程中,农民参照的标准就是城市化的生活,赚钱的方向自然也是定位在各大小城市,随之就出现大批的农民开始在农闲的时候进城务工。早期的农民工大多会活跃在各建筑工地、家政服务、餐饮服务等行业,依靠自己的体力、吃苦精神干着城市人视为“低智商”的工作,成为农民走出去探索自身经济发展的最初模式。但这种最初的赚钱模式虽然给城市创造了巨额的财务,但却没有收到城市的认可,他们出卖劳动力致富的方式被城市人嗤之以鼻。于是,进城务工的民工发现,他们必须学会用城市既有的方式“更轻松”地赚钱,还要学会像城市人那样享受生活。

这让我们认识到,经济、文化发展的交流与合作秉承的是门当户对的平等,在城乡一体化的发展中,农村并不能用他们的农业经济来实现与城市的交换和接轨。农村要想实现与城市的等同发展,不但要有经济的发展繁荣,还必须有文化发展上的特色,某种程度上说,文化更具交流互动作用。实际上,赵庄魔术文化之所以引起国内外的重视,并不是因为这些地区富裕了,而是因为这些地区拥有魔术、武术等民间艺术财富,该地区的农民可以自发地依靠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与城市交流。这种交流不但赚了城市人的钱,而且还被城市人认可和接受。

而且,随着国家对民间文化及艺术的鼓励和提倡,以及城市人对“农村田园生活”及民间艺术的返璞归真式追求,民间艺术在城乡一体化的发展中更具互动作用。在城乡一体化的发展中,农民应该转变那种用力量征服城市的方式,而采用自己所拥有的草根文化来征服城市,农村的文化产业也会随之迅速发展。这种民间文化艺术在城市与农村间的流通走动,一方面繁荣了城市的文化市场,提升了城镇市民对民间艺术价值的认知和认同度;另一方面在为农村带来经济繁荣的同时,民间艺人在吸纳了城市文化的先进因素的基础上不断提升自己的民间艺术,实现民间传统艺术的继承和创新发展。因此,我们可以说,民间艺术是农村与城市文化、经济一体化发展中最佳的枢纽,可以非常平等地实现农村与城市的互通交流。

随着赵庄魔术的发展,宝丰县的农民把走出去的路子越走越开,源自魔术而又不囿于魔术的文化经济发展模式,的确给我们发展农村的文化经济提供了很有价值的参考。因此,笔者在此主要以宝丰赵庄魔术带动下的农村文化经济发展模式为例,认为,在城乡一体化的规划中,农村若想让其经济文化发展与城市接上规,就必须发挥出民间艺术的作用。